曾經的傷口,還是會痛。

曾經的痛苦,太深刻了。 

 

某天夜晚,我已經躺在床上準備入睡

不知怎麼的,突然想起了曾經最痛苦的時候

回憶,就像水庫開閘洩洪,一旦開啟了,水就有如大洪水來臨

就這樣...越想越多

 

那些片段在我腦裡放映著

讓我覺得好像回到過去,再次經歷當時的感覺

當時的感覺是什麼?

被忽略

壓力很大

無力感

心情很不好

壓抑(強顏歡笑)

連...那時候會  呼吸不過來,心裡很悶的感覺都再次感受到了

然後...淚水當然也就開始流個不停

 

最讓我受傷的點是曾經被忽略的感覺

這個痛苦的來源不是有人對我惡言相向,也不是有人故意欺負我

而是...因為某個人,讓我感到我的存在感與歸屬感是這麼的薄弱

那時候的我,很黏朋友,把友誼看的很重

我覺得她就是我在這個班最好的朋友

我知道她以前過的不是很開心,所以我打從心底想逗她開心,一直。

我希望她是很開心的,我不會把不開心事情告訴她,

以至於我變的很壓抑,我有什麼不開心的也不會告訴她。

 

我們很要好之後,她交了男朋友,成了班上的班對,很明顯的班對

他們雖然互相喜歡,但女生的家裡管很嚴,不允許他這麼小就交男朋友

所以交男朋友的事她沒有讓家裡知道

 

也因為她家裡管很嚴,她不能在課後單獨跟他男友出去

於是她很珍惜在學校跟她男朋友相處的時間

幾乎是每節下課都在一起,然後體育課也放我鴿子去跟她男友玩

那時候,我心裡產生了很大的失落感

 

我能理解她想時時刻刻跟她男友相處

我也知道這時候的她很快樂

所以我沒有說我的感受是什麼

我總是用開玩笑的語氣說她是「重色輕友」

我有小小的表露過我會有被忽略的感覺,我想,其實她也是有察覺到的

所以她有時也會刻意跑來找我 (她平常都跟她男友一起)

可是我卻會口是心非的說︰「阿 ~  你這個重色輕友的人,去找妳男朋友啦 !」

我心裡的希望她能陪我一點,可是我卻故意的推開了

她曾經跟我說對不起,我問她  對不起什麼?

其實她說對不起的用意是什麼,我們兩個人心裡都知道答案

我叫她不要想這麼多! 我希望她開心阿~  不想讓她去想些會讓她自己煩惱的事

 

除了對不起,她也曾跟我說過 「 我會彌補(補償)你 」這類似的話

自此之後,「彌補」(補償) 這個詞,成了我最討厭的詞

這個詞對我來說的意義就是,她明明知道我會很孤單,她明明知道我心情不好

可是她...依然選擇了 多陪她男友多一點時間

 

 

有時她會刻意的來找我

但常常,她找我的時候,是她跟她男友處不好的時候

因此我常常面對的是,在生氣、煩惱、或是哭泣的她

剛好,我又是個不太會安慰別人的人,而且我也不懂愛情的問題

我也只能跟她說不要哭,或是選擇安靜的在旁邊陪她

也總是想辦法要逗她開心。

 

當她跟她男友復合時,我就是被拋下的那一個

常常只有在她跟她男友處不好時才需要我。

 

心裡被忽略的感覺,到一次次的失落感

這個的感覺在她跟她男友感情越來越深時,感覺越明顯,我難受的感覺也成正比的增加

 

在升學班的班上,大家都很努力用功讀書

哪管你交朋友什麼的,哪管你心情好不好,哪管你功課哪裡不會

在那個班級裡,我感受到了冷漠...

 

當時我心裡的壓力也很大

班上的成績是差幾分都差了好幾名,

一天要考好幾個考試,唸好多書

 

因為心情不好,在班上又沒有歸屬感

我就很不想讀書

不讀書,考試就考不好

考試考不好我的心情又更不好

就這樣,惡性循環開始...

 

有時會跟自己說不可以這樣下去,要加油

所以我又會想要努力去讀書,但是我心情不好就會影響我讀書的心情

那麼就必須先把心情搞好

我更壓抑了

我壓抑了心裡的不快樂,沒有抒發出來

開始強顏歡笑,過著自己虛構的快樂世界

短暫的快樂,讓我有心情多讀一點書

 

快樂,只是暫時的

虛構的快樂,會有被戳破的時候

我自己很明白我過的很不好,每天都很不開心

一方面,我知道自己要認真讀書 !

一方面,我也知道自己心情不好,卻把悲傷隱藏起來,表面上強顏歡笑

 

開始了,一趟雲宵飛車的旅行

心情不好是真實,這是到了鐵軌的低點

我想要快樂,只要一點能夠是讓我快樂的,我就笑的很開心,這是鐵軌的高點

 

有些事情雖然真的很好笑,我也覺得好笑

但心中有著不快樂的情緒,讓我無法發自內心的開心

 

 

我變的很不喜歡上學

我回家就是看電視也不讀書了

一想到難過的事就哭了

考試成績很差也不在乎

不想吃飯,覺得再怎麼好吃的東西都沒有味道

 常常失眠睡不好,睡不著就會開始想東想西,然後因為哭累了我才睡著

我開始感覺胸口很悶很難受卻無法抒解

常常覺得呼吸很不順

 

心裡的感受沒有能了解,沒有人關心我,也不會有人幫我

我不知道怎麼紓解我的情緒,生理上的不舒服也無法改善

漸漸地,我開始失控了...

當時的我,想用 疼痛的感覺 證明自己的存在

也想用疼痛的感覺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學校牆壁的材質是磨石子的,手搥牆壁很有紮實的感覺

用手搥牆壁,變成我抒發的方式

有這樣自殘的情形的時間其實不長

但我卻走到了這一步,我竟然需要自殘才能感覺好一點

這一點我自己也覺得很難過

我當然知道自殘不好

但...我找不到其他的方式

  

(事過境遷之後,我看過測憂鬱程度的量表,以那個量表看過去那個自己

已經是憂鬱程度相當嚴重了,到了需要看醫生的程度了)

 

情緒起起落落的情況,持續了多久我不清楚,或許是有半年,或是更久...

考高中的第一次基測,我甚至在完全沒有認真準備之下去考試了

當然,成績沒有讓我考到我想去的高中

 

那年六月,我國中畢業了

讓我感覺痛苦的功課壓力沒有了,讓我有失落感的人也不會再相處同一個教室裡

頓時,覺得自己心裡輕鬆不少

我也就把畢業這天當做一個終點,我所有不開心的終點

畢業之後,我幾乎就沒有再主動去關心她

 

會導致我心情不好的因素不會再次出現折磨我,我自己也很積極的慢慢恢復快樂的自己

我花了很長很長的時間去調適,其中,幫過我的人是我姊

我跟我姊講我心情很難過,她的回應總是潑我冷水

可是也是只有她支持我,跟我說︰「你要自己走出來」

「別人幫不了你什麼的,你要自己跨出第一步」

 

我以前寫過一篇網誌,跟這篇是有關的

那篇網誌的比喻是我跌落懸崖,沒人救我

等我受傷的身軀恢復時,我自食其力的往上爬

一次一次的跌下來,但也是繼續爬,最終還是讓我爬上去了

沒錯,我自己要跨出那第一步,我走出來了

 

我走出來了,我把那時候的回憶刻意去遺忘

我把那段國三的記憶變成空白

我的人生,就缺了那一段時間

以為這樣我就不會再去碰觸到那一塊

偶爾想起來還是會哭

 

 

從現在看回以前,就知道那時候的自己思想上多麼的不成熟

如果我那時候想法成熟一點,沒有那麼看重友誼的話

也許就不會有痛苦的感覺

 

但是當時就是有那個感覺,痛苦,是真實存在過的

無法因為現在變的比較成熟,那段時間感受到的就會消失

以前我又哭的時候會告訴自己不要哭,我看不起這個脆弱的自己

 

但現在,我轉化成

我要面對那個脆弱的自己

當我哪天想起時,不會再哭了,我就知道自己變的更堅強了

 

人生當中,有很多事情是需要面對的

我知道我心裡的缺口是什麼,是安全感

我勢必要處理自己心中沒有安全感的問題

我正在努力中...

 

 

elite090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