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莫名的文思泉湧)

[ 藝術欣賞 ]

        前陣子我去台北看戲,小型舞台劇。那部戲的劇本是我姊編的,姊姊第一部公開售票的戲,家人當然要全力支持,於是全家人北上一起去看戲。看到幾乎座無虛席的觀眾都是來看老姊編的戲,心裡有種無法說明的奇特感覺。演員演得十分賣力,戲演沒一半,就看到演員們各個汗流浹背;也因為在地上打滾的緣故,膝蓋周圍皮膚都染上了粉紅色。打破過去我對於演員的光鮮亮麗的刻板印象,真的是要對演戲有很深的熱情才能表現那般的自信和肢體動作。

        看完後,老媽表示:看不太懂。(對這種藝術的理解,對於從來沒看過這樣的戲的老媽來說有巨大鴻溝,不過不要緊,有來就是支持)
弟弟表示:看懂一些。
我說:我懂戲裡想表達什麼,可是我不確定我的理解是否正確。
我把我初步的想法以不太有組織的方式陳述,老姊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聆聽。

         回程的車上我沈澱心思,好好的藉由文字嘗試表達看戲後心中掀起的波瀾,一字字的記錄在手機裡。
1.社會大眾的趨同性與特殊差異性的對質: 你跟我們不ㄧ樣,所以你很奇怪,我們要ㄧ起排擠你,透過排擠你,再深化我們真的是相同的ㄧ群人,產生對團體的認同與歸屬。

2.我們該如何自我認同與如何產生歸屬感:
他們跟我不一樣,所以是他奇怪還是我奇怪!? 他們說我很奇怪,所以我該把自己弄的跟他們一樣嗎? 服裝行為要符合他們的看法,遵從他們的規範,認知他們的概念。但那樣做之後,我就更清楚明白自己是誰了嗎!? 拋棄原本的自我,我更不明白自己是誰了。

        寫完報告後呈交給老姊,想請她跟我說我對戲的理解正不正確,老姊的回應讓我上了一課,她說:「你不需要交作業阿!(笑臉)我寫的戲能讓觀眾有些什麼感覺就好了,你看完戲後可以有自己的看法,不需要跟作者確認是否跟作者想表達的概念是否相同。」 對吼,文藝這件事本就是嘗試去欣賞、學習理解,哪有對錯之分,我太像個學生要求標準答案了。每個人都可以對於藝術有不同的理解和想法,縱使自己的理解跟作者原本想表達的概念天差地遠又如何,不代表此想法就是「錯誤」的。觀賞藝術主要是培養對於藝術欣賞的涵養與啓發,不在於理解正不正確,自己從「欣賞」中獲得的啓發與想法都將成為「長大」的養分,那是別人無法給你的養分,是你自身產出的養分。

elite090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